中国文明网江阴站首页 > 征文故事

[家风故事]外公定的规矩很严

发布时间:2017-07-20 来源:

  爷爷奶奶走得早,从小我多受外公影响,有一次我吃完粥没舔干净碗,他就问我:考考你,什么东西最好吃?那时我8岁,上学了,但想的没那么复杂,就回答是肉。

  外公说,是饥。我说当然了,鸡肉也是肉呀。他瞪我一眼说,不是鸡肉的鸡,是饥饿的饥。见我茫然不解,忙接着解释道,人最饥饿的时候,吃什么都是香,你不信让我饿你三天,哪怕见了山芋,你也会抢着吃,吃得香。他还说,饱暖要想饥寒,安乐要思忧患,粮食是天赐,不可浪费一粒,如果糟蹋,就会遭到报应,所以你不但不能浪费粥糊糊,哪怕掉一粒米糁,也要捡起来吃了。

  外公姓吴,是南闸的世家大户,一门读书人,多出名医妙手,他叔伯兄弟吴卓耀为代表之最。常听母亲讲,外公当年做米生意,家有两个米行不算,还有粮田几十亩,桑田数亩,一到农忙养蚕季节,则不允许家里有个闲人,外婆常带领子女一道亲自耕作,半夜铺桑喂蚕,并且严格按照规矩,桌上每天不可能“重荤”,若来了客人,不问尊贵,只要坐下来吃饭,妇女一干人等,都不许上桌,小孩也只允许在边上弄个小凳子陪着。

  印象中,食无二荤的规矩,外公是学的范仲淹家族,而范家还有一个老规矩,子孙不许取半点不义之财,凡事有辱家风者,轻则逐出祠堂,勾除于族谱,重则必不允许葬于祖坟。外公恪守不怠,对子孙后代更是苛刻,稍有违拗,必定棍棒伺候。

  现在过去几十年,回想起来,外公教的家规还是在自己身上起了些作用的:饮食上我比较节俭,平时饭局,第一个提出打包的准是我;知苦忍穷的品行我身上也有,曾经没钱的时候,别人劝我说,这个社会,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我则宁可成为胆小的那个;耕读传家将永恒,他过去经常说,现在虽然不需要耕作,但我读书则一生坚持,而我所以能让身边朋友尊重,也全在于能够做到“撑起两根穷骨头,养得一团春意思”的豁达。

  传统家教家规,固然有些已经不符合时代法制和道德观念,需要摒弃,但好多精髓部分,还是很值得继承和发扬,家风好,社会风气自然会好,先有家后有邦国,千古不变。

  (奚建伟)

责任编辑:魏 红